新闻动态

从田蕴章的公开言论中,其人品好坏可见一斑

来源:互联网作者:佚名 日期:2020-03-08 点击:

从田蕴章的公开言论中,其人品好坏可见一斑

在我看来,田蕴章老师的字,点画精到,结体端庄,气息娴雅,温婉秀润,楷书里面已入化境。


一天在群里跟朋友聊书法,我刚得意的说了一句:田蕴章先生品艺俱佳,就被一位朋友贴出一篇雄文大肆挞伐,把田蕴章批的体无完肤,并说田蕴章是书法界流氓。我于书法是外行,不辩对错,且把他的观点发出来,大家评判。






原文如下:


田蕴章大家很熟悉,我简单介绍一下,他是一位擅长欧楷,功力深厚,宣扬书道,名声斐然的书法教育家。注意,他不是书法家。如果复印机都能被评为书法家,岂不是书法的悲哀?我没说他是写字匠已经很客气了。


田蕴章这几年很活泼,在网络上积极宣扬书道,宣扬之余也在大肆批评书协,批评书展,批评很多书法上他看不过眼的东西。他批评书协跟我们常见的批评不一样,我们牛牛纸牌游戏常见的批评好比打仗,两方对垒,大打出手。他不是,它属于窝里斗,即身在书协,批评书协。




要批评一个东西,肯定先要指出这个东西的缺点、错误,好作为他批评的依据。或者说,指出缺点,错误本身就是一种批评。田蕴章更多的属于后者。直指书协,书展的问题之所在。他的这种批评,其实可以换成另一个词,揭秘。就是把书协或者书展里面存在的弊端、丑陋、恶行泄露给大家。这个行为站在书协的立场,田蕴章就是叛徒。站在大众的立场田蕴章就是英雄,他不畏强权,敢于直言。


先说田蕴章批评办书展吧。他指出办书展的人大多数的目的是沽名钓誉,追逐名利之后,说自己也这么做过,不过现在提起来感到脸红。可是接下来话锋一转,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:有些事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


我做个分析。田蕴章说他感到脸红,说明有了悔过之心,当然,今是而昨非,人之常情。但他说的:有些事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就耐琢磨了。这句话可以是给他的过错找理由,好像在说我那么做是必然的,没有办法,不做不行。也可以是确实道出了世道的艰险,人生的无奈。人生在世,受到太多东西左右,有些事在当时处境下确实非如此不可。


游戏 牛牛



再说田蕴章批评书协。先不说他对书协的批评对还是错。他批评的这些问题是他刚刚知道还是以前就知道?如果以前就知道,知道之后为什么不当即指出?而非要等到出了名有了地位、经济之后才指出?假如说他是一个正直的人,他是不是应该在得知之后就指出来,是不是应该在得知之后羞于与书协为伍,主动退出书协?也许正应了老田的名言:有些事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切,说的冠冕堂皇,不就是那时候还要指着书协吃饭,腰板挺不起来?这种行为用一个恐怖的词来形容,他在吃书协。有名有利有地位了指出来,有可能是实在看不过眼,忍无可忍了。也有可能是还在吃书协。发达了,书协对我来说已经无关紧要,如果我再骂你一通,非但与我无损,还能落个品德高尚的美名。何乐而不为?


田蕴章在批评完书协之后,被人问到:你就不怕被书协开除?老田一看机会来了,张开血盆大口又咬了书协一口——他回答起来,温文儒雅,简短有力,颇有君子之风:我随时恭候。此话一出,老田又当了一把英雄,正义凛然的形象越发高大起来。




田蕴章之行何其毒也,一开始吃书协发家,发家后吃书协立德。书协真是个冤大头,被他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。我真替浑身腥臭的书协叫屈。有人可能会问,书协也够窝囊,为什么不开除他?开除他?他巴不得呢,没听见人家说的:随时恭候。一副流正版的欢乐炸金花下载氓嘴脸活灵活现。真应了郭德纲一句话:流氓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。对于田蕴章这样的人你说书协有什么招?书协不开除吧,如鲠在喉,咽不下也吐不出,难受至极。你开除他吧,对他一点损失没有还会触犯众怒,落个气度狭小不容异己。真是逮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。俗话说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书协如果没有这些问题,田蕴章之流也就没有可以利用的机会。


田蕴章的行为其实是一条晋升的捷径。古往今来多少大师,大官,大人物,都是靠这条路爬上去的。老话讲:红顶子自古血染成。为了升官发财,为了一己之利,这些禽兽要踩踏无数生命做阶梯。奉劝大家一句,如果想爬这条路达到目的,一定要走的稳当,一定要向田蕴章学习,要有过硬的功夫。不会功夫的流氓,或者功夫不强的流氓,就不是谁都挡不住了,走不好会被别人踩踏,成为人家晋升的阶梯。


田蕴章人品之劣,在评价时人书法时也可见一斑。






评价欧阳中石时,说中石先生病在太熟,卖得太贵。言外之意,不值这个价。评价启功时,说启功先生小字枕腕,大字不佳,放到民国时期只能算一般。还说什么天津有一位写魏碑的跟启功不相上下,但名声不及其万一,似乎是在发悲悯之心,替天津的先生叫屈,我随即上网搜索其字,田蕴章真是敢说,睁着眼睛说瞎话。这且罢了,可是到了评价同事范曾时,目空一切的作风消失殆尽,立马变成了奴才嘴脸。范曾字品,人品还需多说?明眼人心知肚明,田蕴章怎么说呢?他支支吾吾,轻描淡写的说了一点无关紧要的小毛病后,突然扯起了题外话,说什么曾经给范曾作序,里面有对范曾的批评,但其只字不改,全文照录,真是随时随地会给自己脸上贴金,明着夸赞范曾人品,暗地里却褒奖自己的文章,此等势利小人,谈何人中博娱乐棋牌下载品。


(标题:书坛流氓田蕴章 作者:聪明的二姨太)